墙   我用最初的热望开掘着春天里唯一的豁口,这时,我看见了久违的光芒…… 大概是去年夏天,我得知老家的那堵墙——和我有故事的那堵墙要被姥爷推倒另建时,我的心里猛然一震,施工时我没有在现场,当我再次见到它时,它已经松散成了一堆土。看着看着,我心里的某处也随之一起坍塌…… 小时候跟表弟关系不好,带着绝

春雨蒙蒙我从梦中醒来,听见窗外淅淅沥沥的声音,莫非是下了春雨,细细听来,果然

我生命中的金子声息在这个地方寂静了,它沉默着,逃过了漫长的时光。我停下脚步,望着被秋色笼罩的世界。一直以来我都喜欢秋天这个季节,因为它的岑寂和冷漠,以及带着一点无所

)网友原创文章>中考作文

那时花开我仰望星空,星空也望进我的眼睛,在瞳孔深处铺开流淌到满世界的静谧和遥远,蔓延成抽象绚烂却岑寂的油画。那些浅蓝幽深的,或者紫罗兰一样的色泽,朦胧得仿佛凝固的雾气,在边缘的空隙中弥漫出空洞

一月初,小雪花悄悄地来到了人间,它们好像怕惊动了人们,落在哪里都是那

国网:电缆寿命跟不上电网发展

浏览量
【摘要】:
“电缆30年的使用寿命已经跟不上电网发展需求,高压电缆厂家需要在交联工艺的优化上多花功夫。”近日,国网天津电力科学研究院副总工程师朱晓辉在2014全球电线电缆年会上说。   近年来,由于国家投资不旺,电缆行业增速放缓。国家决定今年在城市轨道交通领域落实2200亿投资,高铁建设今年落实7200亿,加起来有1万亿的投资规模,并将持续3年。这为电缆行业的发展提供了生存、创新的时间和空间。目前,国内大型城

这样的画面让我流连要把它浸入幽深的夜里,再观看在这座黑沉沉的建筑物的迷宫中,黑暗和光明是怎样嬉戏的,要把一束月光投上去,显出它朦胧的身影让塔楼从雾霭中探出硕大的头颅。——雨果《巴黎圣母院》巴黎在印象里是一神秘、繁华的城市,暗在这里聚集,光也在这里汇成河流,一个善与恶交融纠

痕迹当一朵红玫瑰滴落鲜血的凋谢,迷雾重新笼罩黑暗的中世纪的巴黎圣母院,那最后一阵钟声,为不灭的魂灵作挽歌。塞纳河千百年来静静地流淌在巴黎城旁,在那漫长的昼夜里,大街小巷中无数人出生,长大,死亡,最后化做尘埃,不留一丝痕迹。街角卖唱的流浪人拨动吉它细细的弦轻声唱着命运,可他唯一唱不出的,也只有命运了。嘶哑的歌谣,悲怆的呐喊,死寂的血泪,早已混杂在一起,斑驳不清。可是当年火焰中燃烧着舞蹈的女孩,当年和钟声一起震颤着黑暗中歌唱的女孩,当年满目泪水仰望绞架的女孩已经死去了。如果这个世界心存慈悲,肯让世上最美的,最绚烂的,最震动人心的事物留下痕

秋天秋天不像春天那样百花争艳,芳香怡人;不像夏天那样有那么多小生灵在唱歌;也不像冬天那么洁白卖力。可是它在我心中永远都是最美的。他像一个美丽的姑娘带着颜料来了,她把金黄色泼向银杏树,那一片片银杏叶像一把把小扇子,扇走了夏天的炎热迎来了秋天的凉爽;她把红色泼向枫树,顿时枫树一片火红,红红的枫叶像一枚枚邮票,

如果有一天时光就像东去的流水,一去不返。许多文人墨客以此寄托的情感,也随之流入大海,最终消散湮没成尘埃。如果有一天,时光可以倒流……如果真有这样的一天,我梦想回到古代先贤肆意遨游的时代,寻找先贤的踪迹,领略他们留下的气息。如果有一天,我能回到过去,我要逆流而上回到濮水边,凝望他淡泊名利的清雅,与他交流处世之道、治世之策。濮水清寒,游人甚少,岸边却坐着一位身着长袍的白发老人,他手持长杆,